达信2017自保行业深度报告:全球范围内企业对自保公司的使用情况

摘要: 今年是我们发布自保行业深度报告的第10个年头。基于达信所管理的超过1100家自保公司的数据,本年度的报告关注如何根据地区特点、风险状况和/或行业特性利用自保公司,同时也在寻找更好地利用自保公司的潜在可能。详情点击~

11-09 02:25 首页 达信Marsh
 前言 

今年是我们发布自保行业深度报告的第10个年头。基于达信所管理的超过1100家自保公司的数据,本年度的报告关注如何根据地区特点、风险状况和/或行业特性利用自保公司,同时也在寻找更好地利用自保公司的潜在可能。

10年来,我们亲眼见证了自保行业的许多变化,其中最明显的就是自保公司数量的显著增长:2006年,全球大约有5000家自保公司;而2016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7000家,增加了40%。我们也见证了自保公司这一概念在不同地区间的传播,如今有越来越多的自保公司位于欧洲和亚洲,致力于解决该地区各种独特的风险问题。然而,以上所述的地域与数据仅仅是自保行业发展的一部分。


如今,全球经济和政治不稳定性愈演愈烈,科技创新革命呈指数级发展,给各公司带来了不甚熟悉、甚至有时无法量化的新型风险。受这些宏观趋势影响,越来越多的企业将自保公司视为创新性风险管理战略的核心


这种思潮的风向标之一就是利用自保公司提供传统财产责任保险以外的保险解决方案。例如,2016年,我们再次看到越来越多的自保公司针对网络风险和员工福利提供保障,达到了两位数的增长速率。随着自保公司逐渐用于应对广泛的新型风险,它们也开始帮助客户打破风险管理、人力资源与业务发展之间的运营壁垒。


不断变化的风险格局也在改变自保公司母公司的行业分布。金融机构和医疗保健组织仍然是拥有自保公司数量最多的行业,其他行业所设自保公司的业务也日趋多元复杂,因此也带来了保费量的提高。


我们理解,各公司都在面临着业务增长的压力,必须灵活应对市场变化才能达到财务目标。希望本年度的自保公司行业报告能够对您有所启发。


自保公司数量稳定增加及背后原因

多种因素共同作用导致自保公司数量持续增加


截至2016年年底,全球有超过7000家运营中的自保公司,相比之下,1994年仅有3000余家。


除了1996年之外,自保公司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加。大多数《财富》杂志500强企业如今都拥有自保公司,中小型企业使用自保公司也已成为一种例行做法。许多公司拥有多家自保公司,其中部分用于提供新兴风险保障,包括网络风险、政治风险和其他非传统风险。


经过20余年的持续增长之后,我们可以明确认识到,自保公司的魅力源自一系列优势,而非单独某一项优势。


全球自保公司增长


当今的组织会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组建自保公司将每年的自保公司数量与财产保险平均费率等指标相比,即可明确看出,自保公司不仅在卖方市场周期(即当市场上的风险保障需求超过保险公司承保能力的供给时)组建,这与某些假设出现了背离。无论保险市场状况有怎样的变化,抑或发生怎样的重大灾难性事件,自保公司的数量一直保持稳定增长(参见下图)。具体来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为满足业务板块的需求或创造新收入而组建自保公司。



自保公司是创新性风险管理战略的核心


随着组织和风险环境的演变,许多组织开始将自保公司置于其风险管理战略的核心。将自保公司置于核心地位能帮助企业加速实现企业目标、支持业务板块、利用替代性风险资本,并保护人力资本。



推动组建自保公司的主要益处


随着组织风险意识的成熟,其风险管理战略也日渐缜密,增加了组建自保公司的可能性,也提高了自保公司的利用率。在达信管理的自保公司母公司中,62%的非美国公司和74%的美国公司将为自留风险融资视为组建自保公司的主要价值驱动因素。


企业的风险自留战略应当根据市场周期,或因加速增长、并购等而变化的风险而随时调整。自保公司为企业的风险自留战略提供了灵活性。这让自保公司成为风险管理者工具箱中的核心工具,用以应对传统财产责任风险,以及员工和客户风险。


自保公司的地区分布和行业格局

保险、税务和法律变化影响自保公司数量


几十年前推动组建离岸自保公司的监管与税务考虑因素已经极大地减少甚至消除,新设立或即将设立的自保公司面临着截然不同的经营环境。


20世纪60年代,美国税法变更、全球承保能力不足和国际金融中心的立法变化为替代性风险融资方法的演变奠定了基础。因疲于应对其所感受到的高昂保费、承保能力不足和繁琐的保单措辞,企业开始组建自己的保险子公司,以便为自身提供保障。如今,自保公司这一概念开始吸引过去并不看好这一选择的各个行业和地区。


新兴注册地的吸引力增强


以往,大多数自保公司均由北美和欧洲的母公司组建,但在过去三年间,我们看到新兴地区对组建自保公司的兴趣日渐提升。(“母公司”拥有自保公司,而“注册地”是指自保公司注册时所在的国家/地区或州/省。)


值得关注的是,拉丁美洲的母公司组建的自保公司数量显著增加,2016年与上一年相比增长率达到了11%(见下图)。拉丁美洲的经济发展和风险管理复杂度的提升推动了该地区公司对于组建自保公司的兴趣,这些公司积极探索各种可能以稳定盈亏底线、更迅速地响应市场周期。与此同时,尽管北美和欧洲所拥有的自保公司内持有执照的自保公司数量与上一年度相比减少了2%,他们仍然处在第一的位置。


图:由拉丁美洲母公司所创建的自保公司,在增长率方面保持领先(按照母公司所在地区划分)



新注册地逐渐兴起


尽管传统注册地在自保公司数量与保费方面仍然保持领先,但2016年,美国及美国以外地区的新兴注册地也呈稳定增长之势。美国以外增长势头最为强劲的注册地包括瑞典、根西岛、新加坡、马耳他和开曼群岛。在美国境内,各注册地之间的竞争日渐激烈,新兴注册地发展迅速。德克萨斯州、康涅狄格州、内华达州、新泽西州、田纳西州和纽约州都是2016年发展最快的注册地。


风险复杂度促使自保公司保费提高


传统上,某些行业(包括金融服务、医疗保健和制造行业)一直在利用自保公司来保障自身风险,这些行业在2016年仍然是使用自保公司的主流行业。然而,日渐增加的风险复杂度和新兴风险的发生速度已促使其他行业开始采用自保公司,或者增加对于自保公司的使用,保费量清晰表明了这一点。各个行业的顾虑各有不同。考虑到这种挑战重重的环境,各行各业、各种规模的企业都在探索利用自保应对非传统风险。


自保公司对所有者权益的贡献


自保公司以资本金支持保单,与其他任何保险公司一样,资本金可以通过资本公积和实收资本/股本等科目随着时间进行积累,例如,达信管理的自保公司目前拥有超过1100亿美元的所有者权益,为所有者提供了以创新方法降低风险总成本的途径。


随着组织风险数量、复杂程度和严重程度的增加,自保公司产生的股东权益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对于许多客户来说,自保公司是其风险管理战略的核心,不仅限于为传统财产责任事故进行风险融资。


具体来说,我们看到母公司更多地使用自保公司所有者权益承保大量新型和非传统风险,包括网络、供应链员工福利和恐怖主义风险,同时,开发与这些风险相关的数据分析,并为其他风险管理计划融资。


2016年,由自保公司所有者权益提供资金的风险管理项目包括:通过优化风险融资形式确定资本效率和最优风险自留额的计划;量化网络业务中断风险的计划;加速敞口索赔结案的计划;以及改进员工和车队安全/损失控制政策的计划。


跨国公司依靠自保公司应对高度复杂、成本高昂的风险


员工福利


达信管理的自保公司中,为跨国员工福利风险提供再保险的公司数量持续增长。公司面临着医疗保险成本波动(三年间全球波动近10%)、员工队伍老龄化、福利由政府提供转向由公司提供的责任转移这三重威胁,因此更需提高效率。


承保员工福利风险的累积成本往往超过全球财产责任保险的成本,而福利融资和监管还远远谈不上成熟。我们预计,在未来三到五年间,承保跨国公司员工福利的自保公司将持续增长,服务最终要采用与全球财产责任保险项目类似的结构,即集中控制,采用一致、透明的治理方式。


目前资料显示,由于欧洲偿付能力监管标准 II (Solvency II) 逐步推行以及市场需求,欧洲跨国公司的自保公司开始承保员工福利项目。但自保公司承保员工福利的情况较为平均,没有任何一个地区、行业或注册地在保费规模方面领先。


共同的思路是推动运营转型的偏好和途径。



网络责任


我们继续看到利用自保公司承保网络责任的组织数量取得两位数的年同比增长。与2015年相比,2016年达信管理的自保公司中承接网络责任保险的公司数量增加了近20%;自2012年以来,自保公司承保的网络责任保险增加了210%。


我们预计此数据将继续上升,源自部分现有大规模利用自保公司的母公司,以及那些难以获得充分专业责任风险保障的企业。


利用自保公司应对网络责任的潜在优势包括获得再保险以应对巨灾限额、填补标准网络保单措辞的缺口、保证覆盖新兴和独特的网络风险,以及跨运营公司整合网络计划。



自保公司结构灵活及规模变化


单一母公司型自保公司仍为主流


自保公司形式和规模多种多样,从风险融资结构的角度而言,为公司提供了极高的灵活性。


风险融资机制的机构设计


尽管单一母公司型结构仍是大多数自保公司采用的主流结构,但特殊目的机构 (SPV) 在银行与商业保险公司之间也较为盛行。


SPV最常见的注册地包括都柏林。爱尔兰稳健而灵活的监管环境孕育了无数金融交易创新;还有百慕大群岛,在这里,各实体可以发行大规模、长期的巨灾债券。在美国,佛蒙特州和南卡罗来纳州在寿险公司通过自保公司有效释放 XXX/AXXX 项下资本金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灵活的自保公司结构


单一母公司型自保公司:由一家公司全资出资设立并控制的保险子公司,组建目的是为母公司和/或其选择的非关联方的风险提供保险或再保险。


特殊目的机构 (SPV): 资产/债务结构和法律地位经过专门设计,确保其义务始终安全(即便在母公司破产的情况下也是如此)的子公司;这些机构通常用于实现资产证券化、协助组织规避金融风险,或者管理资本和盈余。


细胞公司:由第三方赞助商组建的自保公司,将单个细胞“租赁”给外部公司;各细胞的责任与资产均与其他细胞分离,并且各细胞的所有者通常需要对该细胞进行注资。


团体自保公司:由多家公司拥有和控制,为团体风险提供保险或再保险。


风险自留集团 (RRG):要求所有者同时必须成为RRG的被保险人,且由 RRG为其成员提供责任险直保保障,可在经过认可的前提下在美国全部 50 个州运营, 但仅需在其注册地所在州获得执照。


自保公司规模变化


过去,超大规模自保公司(年保费超过2000万美元,多由FTSE百强企业或 《财富》杂志五百强企业组建)主宰 着自保公司行业格局。但在2016年, 由于特定行业内部的整合(如医疗保健),超大规模自保公司仅占自保公司总数的20%。


44%的自保公司在2016年被归类为“小型”


如今,小型自保公司占自保公司总数近44%的比例,而2012年仅为24%。我们已经看到中型自保公司朝着大型自保公司方向发展的趋势逐渐增加。总体而言,我们相信,自保公司的组建应采取阶段性方法,制定三到五年的发展计划,从最可能实现的业务机遇入手,并随着母公司风险管理理念的演变而发展。



地缘政治事件影响自保公司


全球企业对于地缘政治的顾虑都在日渐加强,民族主义的兴起、持续不断的恐怖主义袭击和不可预见的选举结果都证明了这一点,例如唐纳德·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和英国公民投票决定退出欧盟 (EU)。在近期的一次达信调查中,超过半数的风险专家认为,2016年的事件致使他们比以往更加关注政治风险。



风云变幻的格局对于自保公司所有者的潜在影响尚不明确。例如,川普政府承诺推动大幅降低企业税率、投资建设基础设施,并废除了《多德-弗兰克法案》等金融监管法规。同样,我们知道,英国脱欧投票结果将直接影响自保公司的“护照” 权,影响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协作。


有一点十分清楚:为经济波动、法治和政府不稳定而担忧的母公司会利用其自保公司作为杠杆,解决与地缘政治风险相关的复杂保险业务。随着风险偏好因全球事件和市场周期而发生变化,自保公司能迅速作出应对。


根据联邦恐怖主义保险支持法案——《2015年恐怖风险保险项目再授权法案》,在美国注册的自保公司有义务提供恐怖主义保险,各组织必须谨慎审视自身的自保结构和TRIPRA法案的要求,确保符合法规并从此计划中受益。随着恐怖主义风险动态的演变,我们预期选择支持TRIPRA 并承保恐怖主义保险业务的自保公司数量将继续增加。


在岸自保公司数量超过离岸自保公司数量


尽管自保公司所产生的总保费中有51%的比例仍然来自离岸机构,但在岸自保公司(定义为澳大利亚、都柏林、卢森堡、马耳他、新加坡、瑞典和美国)已占到了全球总数的58%。(未被定义在“在岸”范围内的地区所拥有的自保公司均被视作离岸自保公司))


自保公司更换注册地的原因在于母公司的需求变化。自2011年以来,更换注册地之举保持相对平稳趋势,但美国境内注册地之间的更换有所增加,2016年有6家自保公司将注册地从一个州更换为另一个州。这种更换的原因在于,以佐治亚州、伊利诺斯州和德克萨斯州为主的几个州修订了相关法规,激励本州母公司更换自保公司注册地。


“如今有比以往更多的企业将利用自保公司视为创新性风险管理战略的核心。”

——NICK DURANT,达信自保专业管理全球总裁


建议

已经拥有自保公司? 不妨勇敢挑战现状。


评估自保公司组建以来,公司的业务和风险管理战略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并回答以下问题:

  • 自保公司是否能够起到加速实现企业目标的作用?

  • 我的同行如何利用自保公司应对特定风险?

  • 我们的自保公司如何应对新兴风险?


考虑组建自保公司?不妨尝试一种全新的视角。


各种规模、各行各业的组织都能以全新的方式从自保公司受益,其中包括:

  • 通过创建利润中心支持业务板块。

  • 通过为保额不足或未纳入承保范围的风险提供保障,稳定现金流。

  • 通过自保公司承保员工福利和/或提供盈余资金用于为员工安全计划融资,保护人力资本。


如果您想获取完整报告电子版,请您在后台回复“自保+姓名+公司+职位+公司邮箱”索取,谢谢!



首页 - 达信Marsh 的更多文章: